欢迎您的访问。
中国烙画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2008年中《国烙画技法》修订版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1-02 16:24:07

2008年中《国烙画技法》修订版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2008年中《国烙画技法》修订版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




火与木艺术的探索者

——艾秀琪的烙画创作和研究之路

《中国烙画技法》序


最初见到艾秀琪先生和夫人是在朗绍君先生的家中。朗先生早在1988年就为艾秀琪先生撰写的《中国烫画技法》(为区别于现代工业烫画,现在“烫画”改称为“烙画” )一书作过序。那本书第二年就获再版,至1997年,艾先生又出版了姊妹篇《木板烫画技法》和《纸布烫画技法》两本书。这一系列烙画技法的书,当时在全国引起了非常热烈的反响,一度引发了烙画热,很多人投入到烙画艺术创作中来,可以说艾先生的书为现代烙画的发展起到了极好的引领作用。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有幸为艾秀琪先生将再版的这本更名为《中国烙画技法》书作序,高兴之余,为能结识这样一位真正在艺术上勇于探索、勇于奉献的艺术家而感到荣幸,同时也想借助这篇序文,为烙画这一民间艺术形式的作用和地位说句公道的话。在我们大谈民族民间文化或曰非物质文化保护的今天,能有艾先生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地为一种地道的民族民间艺术的发展不余遗力耕耘的人,对于一个画种或一门艺术来说,实在是一件值得一书的幸事。抢救和保护民族文化的遗产,就需要这样踏踏实实、脚踏实地、不图虚名的人。过去为我们高雅艺术所不屑的工艺和技法这种“雕虫小技”,正是我们需要正视和抢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艾秀琪先生在烙画创作和研究上的探索为我们开展这项工作提供了一个极好的个案参照。

提起烙画,我们并不陌生,中国古代称烙画为“火针刺绣”,近代称为“火笔画”,也叫“烫画”、“烙花”、“烫花”,是中国古老的民间工艺之一。古时的烙画是用烧热的铁扦,在扇骨、梳篦、葵扇或木制家具上烫出各种人物、花卉等纹样,它依附于葵扇、檀香扇、葫芦、竹帘、竹筷等实用性的器物,成为附属性的点缀和装饰。在内容上,烙画仍是以“二次创作”的临摹、复制面貌出现,还没有形成反映现实生活的独立的艺术品类。上个世纪70年代,在我国东北地区时兴的家具“大立柜”的装饰图案,主要就是烙在木面上的各种烙画。虽然烙画成为风行的家具装饰,但是它的生存仍然处于自生自灭状态,专业画家看不起这种没有地位的技艺,民间艺人仅仅停留在加工和制作的层面,没有创作和整理研究的能力,烙画的魅力一直没有得到发掘和展现,更没有技法上的总结和理论上的研究。

艾秀琪与烙画的缘分源自他在“文革”那个特殊年代的机遇。从小就受到母亲的艺术熏陶,热爱艺术的他1965年参军,凭借业余爱好,成为部队美术创作组的成员,借着这个机遇,他成为了一名专业的美术工作者。出于当时宣传政治、创作领袖像的需要,他们小组精心研究用烙画的形式来创作作品。他对烙画技艺的学习和研究,就是在当时那样的政治环境中得来的一技之长。1972年,他们创作的反映现实生活的两幅烙画作品《野营路上话当年》和《崇山峻岭架银线》参加了刚刚恢复的全军美展,并在当年的《解放军画报》上发表,随即引起了强烈反响,作品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成为了受领导重视和扶持的“新生事物”。他们创作的烙画作品就这样在当时的特殊时代里,成为登上艺术殿堂的艺术品,而从烙画发展的历史来看,艾秀琪他们创作的这些作品,的确是以烙画这种古老的民间艺术形式反映现实生活的开山之作,它结束了烙画作为附属性的装饰品的局面,这在烙画的发展史中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

成就的取得激发了艾秀琪要把烙画继续研究下去的信心。1977年,他任《中国石油管道报》美术编辑后,先后在《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等全国性报刊发表了很多介绍烙画作品和烙画技法的文章,没想到得到了读者的热烈反响,来函问询者不少,这使他萌发了写一本小册子来介绍烙画的想法。艾秀琪是个做事认真的人,他花了十年的时间来写这个小册子,倒不是因为文章难写,而是他这时已经把烙画视为中国美术史的一个课题来做,开始系统地研究起烙画了。他不但研究烙画的技法、工具,还研究烙画的源流与发展,他在大量的文献中寻找关于烙画的记载,如同大海捞针,一点一点地积累着烙画艺术方方面面的史料和研究成果。更可贵的是,他认为要搞好烙画的研究,一定要有更多的艺术学养的储备,他开始去天津美术学院进修中国画和油画,希望将吸收来的相关营养运用到烙画艺术中,来提高烙画的艺术水平和表现技巧,以及烙画艺术的原创能力。在艾秀琪的心中,中国画是最能够表现人的灵性和品味的艺术形式,他对中国画的喜爱和兴趣程度超过一切,他认为中国画的博大精深会为烙画和其他门类的艺术提供源源不断的滋养,而从高处着眼和大处着手,才能不断提高烙画的品味和水准。他在烙画的创作中,在各种木板、树皮、纸张和布面上,实践着他的体验和感悟。他发现烙画艺术已经形成了自身独特的艺术风格和表现方法,中国传统绘画的勾、勒、点、染、皴、擦、写意、白描等技法都能在烙画中找到表现空间。而以烙铁为笔,如同传统绘画中的墨分五色,还可以烙出丰富的层次与色调,使画面具有较强的立体感和丰富的表现力。在视觉效果上,烙画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画,既能表现中国传统绘画的民族风格,又能呈现西方绘画的写实效果,更具有其他绘画所不能达到的独特的艺术感染力。比如在木材介面上,可以利用木板的自然纹理和色彩,通过巧妙的构思、丰富的想象,可使这种纹理和色彩变化为生动的艺术形象,或为水,或为云,或为峰峦,或为拟形的物象,而浑然天成的木味效果,别有一番自然的独特韵味。这无疑大大拓展了烙画的题材,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山川人物、建筑风景,都可以成为烙画表现的内容。

艾秀琪对烙画艺术的探索得到了回报,1988年,当他的《中国烫画技法》一书完稿时,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专门开会研究这本书,认为它可以代表当时中国烫画的最高水平。这些年,随着烙画艺术突飞猛进的发展,原有的烙画创作人员结构发生了极大变化,有很多美术专业的毕业生和画家,都以烙画为手段进行原创性创作,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烙画越来越成为一门独立欣赏的艺术形式。许多专门从事烙画研究的画家大胆革新烙画工具,进行各种技法的尝试,力图在题材上赋予烙画新的意境和内容,使之具有强烈的时代感。一大批反映现实生活的烙画作品被创作出来,还有的大胆采用宣纸、丝绢等材质,更加丰富了烙画这一门艺术形式。

艾秀琪看到,随着时代的发展,17年前的那本《中国烫画技法》已经不适应当代的需要了,这本新的《中国烙画技法》除了丰富了原来的内容,还修正、调整了相关内容,增加了关于各地烙画艺术作品和烙画家的简介部分。

艾秀琪是一个永远不满于现状的艺术家,他在研究和创作烙画的同时,一直没有停止对中国画的学习和探索,他的画汲取民间艺术的营养,也借鉴从西方绘画的精髓,技法独特,立意清新,气势磅礴,性格鲜明,对中国画的硏究独辟蹊径,逐渐形成了个人风格。2000年他以自己的艺名牧石为名,创办了牧石美术学校,为弘扬中国民族文化、传授技艺、培养美术人才,国内外各地慕名求学者甚多。作为一位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他无疑十分成功。但是当谈到烙画艺术的地位和命运时,这位艺术家又发出了无奈的感慨,他说:“烙画至今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我是个画家,对烙画的研究也已经三十多年了,但我对外界还是很少提及我对烙画的创作和研究,因为,在很多人眼里,烙画还是不入流的画种,还没有得到它应有的地位。我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烙画的发展也有很长的路要走。”他是一位有使命感的艺术家,对于烙画的情感和责任心,一直促使他不断地鞭策自己,他默默地耕耘,以画家的角度创作,以史家的眼光治学,在火与木的艺术中继续探索。我们祝愿他在艺术之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功,也祝愿他的烙画艺术研究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王海霞

2006年4月20日